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倪胜利:论“不良债权”的受让人 如何依法行使诉权(已发表于甘肃高院法刊)
作者:倪胜利  发布时间:2014-02-17 09:13:59 打印 字号: | |
  关于“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因其所受让的债权固有的先天性瑕疵而无法实现,应如何依法正确行使诉权问题,在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颇有争论,且莫衷一是。在理论界,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梁慧星教授所撰《“不良债权”受让人不能起诉银行》一文,借其所悉案例,引经据典,认为 “不良债权”的受让人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不能起诉最初让与人亦即原债权银行,此乃是由债权的相对性和各专业银行所剥离的不良债权的性质决定的。再有司法实务界的部分律师和法官亦同样借其所悉案例,引经据典,认为 “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可以起诉最初让与人亦即原债权银行,主要以债权侵权理论和相关产品质量责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规定为论点。针对这两种莫衷一是的争论,笔者不想在名人面前班门弄斧,仅就结合自己所知浮浅理论,结合所争论的案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国家有关剥离各专业银行不良债权的政策论谈自己的观点。如有不足之处敬请名人专家和同仁指教。

    本文所述“不良债权”是特指各专业银行依据所签《借款合同》向借款人发放贷款后,因借款人的原因诸如因生产经营发生严重亏损,面临倒闭、破产,无力履行还款义务以及作为个人借款人的失踪等情况致使其收贷权利无法实现而产生的到期债权(但不包括瑕疵债权,诸如债权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有瑕疵)。这种不良债权的转让虽然亦属合同权利转让的形式之一,但与一般意义上的合同权利转让有所不同,对于后者是完全取决于合同权利人的意思自治,依照一定的程序实施即可。而对于前者,则是特定的银行债权人根据国家有关剥离不良债权的政策进行转让的。而这种不良债权的难以实现或者根本不能实现的风险,对于受让人来说是被明确告知的,因而这种不良债权转让价格往往是极低于实际债权数额的。正是基于银行不良债权转让的特性,就决定了不良债权的受让人要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的可能性,是完全取决于借款合同债务人的生产经营情况和履行债务能力的状况好坏与否,而与不良债权的让与人再无任何干系。此时不良债权的受让人要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请求权,基于债权的相对性理论,亦只能向借款合同的债务人主张,且要自行承担不良债权难以实现或者根本不能实现的风险,与法与理都不能将这种风险再次转嫁给不良债权的让与人特别是原债权银行。据此得出本文论点之一是,即在正常情况下,不良债权的受让人要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的实体请求权,依法应当向借款合同的债务人行使或主张,而不宜向不良债权的让与人特别是原债权银行行使或主张。当然,本文这一论点只是具有一定的建议性的指导作用,绝不具有任何决定性或者命令性的作用。毕竟涉及一个关键问题,也就是不良债权受让人的诉权行使问题。根据诉权理论,诉权是诉的法律制度确定当事人进行诉讼的基本权利,是实体意义上请求权和程序意义上起诉权的统一体。对当事人依据实体法律关系向谁行使请求权,以谁为被告行使起诉权,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允许当事人的自愿选择。当然,至于当事人行使诉权的最终效果是好是坏是要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本文在此暂且不论。

    本文第二论点,即是在特定情况下,不良债权的让与人原债权银行所转让的债权本身存在瑕疵,诸如:(一)原以借款合同所产生的到期债权本身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且不具有引起诉讼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况而作为不良债权进行剥离转让的;(二)系原债权银行弄虚作假而产生的不良债权进行剥离转让的。作为不良债权的最终受让人要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请求权,不再局限于债权的相对性理论,还应当基于如同产品质量保证责任相类似的债权瑕疵保证责任,完全可以向原债权银行行使或主张。产品质量保证责任是面对全社会的,既包括产品的最终用户,也包括所受损害的任何第三人。而债权瑕疵保证责任应当只对不良债权的最终受让人。基于这一论点,笔者也借举相关案例,论谈不良债权的最终受让人如何依法行使诉权的问题。如梁慧星教授所举案例:甲公司向农行借款170万元,逾期后仅还30万元;后借贷双方又签订新借款150万元的借款合同,借新还旧,甲公司出具150万元借据,农行出具已归还140万元本金和10万元利息的"还款凭证"。后由于农行向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不良贷款,因新借款合同未到期,农行与甲公司商定恢复旧借款合同,废除新借款合同(但甲公司未向农行返还"还款凭证"),重新签订140万元借款借据,以此作为剥离不良贷款的债权凭证。然后农行、长城公司和债务人甲公司三方分别在《债权转让确认通知书》和《债权转让确认通知书回执》上签章,共同确认转让旧借款合同140万元债权,农行将甲公司重新出具的旧借款合同的140万元借款借据,移交长城公司。此后长城公司将该债权以26万元代价转让给受让人。当受让人起诉甲公司要求清偿140万元债务时,甲公司出示(已作废的)农行出具的"还款凭证",声称该笔贷款已经归还。而后受让人即以农行的行为导致其受让的140万元债权不能实现为由起诉农行,一审法院判决农行向原告支付140万元及利息。针对这一案例,笔者认为,该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在不知道其所受让的不良债权存在瑕疵的情况下,要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请求权,应当基于债权的相对性理论,亦只能向借款合同的债务人主张,且要自行承担该不良债权难以实现或者根本不能实现的风险。但如在诉讼中,因甲公司出示农行出具的"还款凭证",声称该笔贷款已经归还对其进行抗辩。不论该"还款凭证"真假与否,该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就有理由认为其所受让的不良债权存在瑕疵,在不退出诉讼的情况下,就可以申请农行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已作出明确的司法解释。本案的真正焦点就在于法官如何通过原借款合同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依法认定"还款凭证"的法律效力问题。该"还款凭证"有无法律效力,直接决定原借款合同债务人是否承担偿还借款责任和农行是否承担债权瑕疵保证责任。如果该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在未行使诉权之前就直接向甲公司主张权利而遭遇甲公司出示农行出具的"还款凭证",声称该笔贷款已经归还对其进行抗辩时,为了节约诉讼成本,就可以债权瑕疵保证责任直接向农行行使请求权,以期实现实现其受让债权的利益。

    所谓不良债权瑕疵保证是指原债权银行根据国家有关剥离各专业银行不良债权的政策,在剥离转让不良债权时对其所让与的不良债权的真实性与合法性所作出的自诺性的保证。一旦原债权银行所让与的不良债权的真实性与合法性确证存在瑕疵,原债权银行即应当在其实际债权额度的基础上承担保证责任,而不能以最终受让人的实际支付的受让价承担保证责任。理由是,不良债权的受让人在受让不良债权时,自知要自行承担该不良债权难以实现或者根本不能实现的风险,一旦债务人出现倒闭或者被依法宣告破产的情况,其所支付的受让价款就完全可能打水漂了,自知所承担的风险是很大的。但另一方面,如果债务人的生产经营状况日渐好转,相继出现起死回生,扭亏为赢的良好局面,此时受让人所得到的回报可能就是其所受让的实际债权额了。对此谁也别眼红,这就是高风险带来的高回报,当然这种机遇出现的可能性虽然是难以预料的,但也是有可能实现的。倘若出现了这种机遇,却因不良债权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存在瑕疵,而致使其所受让的债权利益不能实现,受让人完全有理由请求原债权银行应当在其实际债权额度的基础上承担债权瑕疵保证责任,这是无可非议的,也是公平合理的。

    本文所述不良债权的瑕疵保证责任,与担保法所规定的保证方式和保证责任是不同的。前者是原债权银行在剥离转让不良债权时对其所让与的不良债权的真实性与合法性所作出的自诺性的保证,其所承担的债权瑕疵保证责任可谓是自己制裁自己的责任。而后者则是合同以外的第三人为确保合同债务人切实履行约定债务而向合同权利人提出的一般责任保证或者连带责任保证。但这种不良债权的瑕疵保证责任与产品质量方面的相关法律所确定的产品质量保证责任具有同样的功效。作为生产厂商向社会提供商品,无论其产品销售到哪里,一旦因该产品的质量的问题而致他人的人身或财产受到损害,也不管经过多少中间销售商,都要依法承担产品质量瑕疵保证责任。同样可以认为,一旦原债权银行所让与的不良债权的真实性与合法性确证存在瑕疵,原债权银行即应当对最终受让人承担不良债权的瑕疵保证责任。这一责任也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债权侵权责任,它是不良债权转让合同约定的特殊的损害赔偿责任。

    综上,作为不良债权的受让人若要通过诉讼救济手段来实现所受让的债权利益,应当充分考虑所受让的不良债权在客观上是否存在瑕疵的情况,再从节约诉讼成本的原则出发,依法自主确定所要行使诉权的对象。

    

    

                   作者  西宁铁路运输法院 倪胜利
责任编辑:蓝蓝